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彼岸8光年,歸來討論-第79章 動心了?展示

彼岸8光年,歸來
小說推薦彼岸8光年,歸來彼岸8光年,归来
选好一整架衣服后,谭熙满意的松了口气。
“阿坚,你帮乐橙选几件,女孩子都喜欢礼物。”
忽然被点名,阿坚尴尬着说:“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,改天带她来自己选。”
谭熙笑,“你们在一起了。”
阿坚点头,微微一笑。
“泽,阿坚居然笑了,你见过他笑吗?”谭熙像发现了新大陆。
傅延泽也从未见过阿坚如此的微笑,心中莫名觉得欣慰,“阿坚,选几件衣服送人吧。一会给你放假,后天熙熙讲座时你再回来。”
阿坚一愣,没见过对自己如此温和的傅延泽,心中感动,沉声答道:“谢谢傅总。”
……
傍晚十分,阿坚黑色的越野车停在乐橙花店门前。
乐橙跳着迎了出来,不等阿坚下车,就扑到了他怀中。阿坚的笑就爬到了眼角,一手拥着乐橙,一手提着几个大大的袋子进到店里。
“什么东东?”乐橙指着袋子好奇。
“送你的。”
乐橙扬眉笑开,好奇的一个个打开袋子,看着里面的衣服。
“去试试,不喜欢改天再买。”
拿着袋子上了二楼,乐橙换了一条连衣裙下来时便见到阿坚在厨房里做饭。
“好看吗?”乐橙问。
阿坚放下手中的厨具,认真看了看,“好看,再试试其他的,我很快弄好晚饭。”
“你会吗?”乐橙好奇。
“还好,会一些简单的。”
“我倒是会几道小菜,改天做给你尝尝。”乐橙说的有些害羞。
“好。”
阿坚亲了亲乐橙的脸,示意她继续去试衣服。
乐橙一身一身的试完衣服,阿坚已经将晚餐做好。
简单的两菜一汤摆在桌上,对面坐着自己心爱的姑娘正看着自己笑,阿坚觉得幸福应该就是这样吧。
忽的就明白了当时谭熙为什么会爱上阿盛,这样安心的幸福谁不想要。
晚饭后,阿坚牵着乐橙的手在街上随意的散步,乐橙却是抱紧阿坚的一只手臂,像挂在上面的玩偶,一直傻笑。
我能吃出超能力 安靜的岩漿
“乐橙。”
“嗯。”
“明天,可以闭店一天吗?”
乐橙不明所以,抬头看着阿坚。
“明天我放假,想带你出去玩。”
笑着跳到阿坚上身,乐橙揽着他的脖颈,重重的亲在脸颊。
阿坚已经习惯了乐橙会随时跳到自己身上,下意识便托住了她的腰身,快步走回了花店。
激情过后,阿坚揽着乐橙倚在床头。
“明天想去哪里?”
欲妖
乐橙看着从楼下一路散落的衣服,有些心疼的说道:“买衣服吧,我衣服不够你扯的。”
“好。”阿坚笑的邪魅,觉得自己的衣服也不多了,想起谭熙和傅延泽的宽大衣帽间,顿时觉得乐橙的衣柜太小了。
“还有呢?”阿坚岔开话题。
“吃饭。”
“好。”
“看电影,吃爆米花。”乐橙的声音越来越低,渐渐睡着。
“好。”
在乐橙额头吻了吻也闭上了眼睛,阿盛的笑脸突然出现在眼前,阿坚已经十分理解当初阿盛会答应谭熙一切琐碎小要求的心情,在心中叹了口气,也沉沉睡去。
……
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,天空湛蓝的不像样子,阳光炽热,风却凉凉的,让人觉得无比舒爽。
谭熙站到话筒前,微微有一丝紧张。台下的秦司年对着她伸出拇指,谭熙定了定神开始讲座。
一个半小时的讲座,台下一些人认真听着讲座内容,一些人认真看着谭熙的一颦一笑。
讲座结束,台下响起掌声,傅延泽从后台走了上来,一手拿着一束包装精美的冰蓝色玫瑰,一手提着一双平底的小羊皮鞋子。
当傅延泽俯身把鞋子放到谭熙脚边时,台下发出一阵男声唏嘘混合女生尖叫的声音。
逆袭吧,女配 小说
谭熙脸红。
“换上,脚疼。”
“你知道?”
“我在后台看见你单脚站立了。”傅延泽笑的温和。
谭熙换好鞋才接过花束。
台下的秦司年看着一脸不屑,至于吗?
孙教授陪着谭熙走出讲座大厅,校园的漂亮风景笼罩在灿烂阳光下显得格外明媚。
“谭熙!”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子举着一杯奶茶跑到谭熙近前,跑得脸颊流汗。
阿坚上前一步,将人挡在两步之外,男孩子愣了愣,随后依旧看着谭熙笑容灿烂。
“谭熙,你真棒!这是我这些年听过最棒的讲座,见解独到,案例真实生动。谭熙,我喜欢你,我可以追你吗?”
男孩子一口气说完,脸颊微红,看着谭熙目光闪亮。
奉旨闯江湖
谭熙尴尬着愣在当场,不知该如何拒绝。
秦司年扬着眉在一旁笑着看戏。
傅延泽的脸上挂上了三条黑线,不等谭熙说话,率先开口道:“她已经是傅太太了。”
男孩子并不示弱:“我刚刚在网上查过了,你们只是订婚,我还有机会。况且就算你们结了婚,只要谭熙还活着,我就依然有机会。”
男孩子说完将奶茶放到阿坚手中,笑着跑开,边跑边喊道:“谭熙,记住我!”
傅延泽转头看谭熙在笑,脸上的黑线变成了六道,拿起电话打给景浩:“婚礼安排的怎么样了?我要后天举行。”
谭熙看着傅延泽吃醋的模样笑出了声。
“秦司年,来参加我婚礼吧。”谭熙转头看向秦司年。
“不去。”秦司年拒绝的异常干脆,不亲眼看着你结婚,就可以当做你从未结过婚。是啊,刚刚的男孩子说的对,只要谭熙活着,就还有机会。
孙教授在一旁看着笑:“年轻真好。”
……
黑暗的房间里,一束光打在秦司年脸上,秦司年看不清对面人的面孔。
熟悉的粗粝声音响起:“你最近和谭熙走的很近,没打探到什么消息吗?”
“最近谭熙都不进行研究实验,只忙着讲课,事情毫无进展。”
“研究所那边都找过了吗?”
“所有档案都查过了,没有基因改造实验的任何记录。”
“想办法从谭熙口中打探。”
“试探过了,她毫不知情,毕竟是30年前的事,那时她还没出生呢。”秦司年说完,脑中灵光一闪,忽然想到了什么,却被自己的想法吓到,愣在当场。
“你想到了什么?”粗粝的声音带着一丝急切。
“我。。。我是想,不如找孙教授试试,他是大脑方面的专家,或许对大脑的改造有些研究,毕竟这不是我的研究领域。”
彷徨的影与迷茫的光
秦司年迅速掩饰下心中的不安。
“直接绑架谭熙呢?”
“那你是自找麻烦,首先谭熙从未做过人类基因改造的实验,也不是大脑方面的专家,毫无经验;其次,你绑了她,傅延泽不会善罢甘休,惹急了他,连锅端了你的集团也是小意思。”
秦司年用故作轻松的态度掩饰心中的一丝慌乱。
粗粝的声音沉默了一阵。
“既然这样,你也没有留在那里的必要了,换其他实验室吧。”
“我现在离开很突然,容易暴露。”秦司年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说,“谭熙的实验室还有一些病毒对咱们有用。”
“哦?什么病毒,有什么作用。”
“有一款强效修复的药剂,挺神奇,不过谭熙现在也没配方,还在反向推理中。”秦司年想起阿盛伤口的奇迹。
又是一阵沉默,粗粝的声音说道:“Yoyo的下场你看到了,你不会对谭熙动心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