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小說 軒轅七殺-第一百六一章 上了賊船讀書

軒轅七殺
小說推薦軒轅七殺轩辕七杀
岂知上了贼船,又不舍得斩断一切,就只能一错再错。
近年来,假姜瑜所做之事,彭天弘虽有怨言,却只能忍气,不停地告诉自己,假姜瑜杀的那些武林同道,只是为了对付七杀殿。
尽管彭天弘不停地自欺欺人,但彭天弘的心中仍是芥蒂……
此刻,他站在假姜瑜身后,昏黄的阳光照射,让他的心情无比沉重。
假姜瑜回身瞧了眼彭天弘,见他默不作声,满脸忧愁,笑了笑说道:“要想成就大事,牺牲是必然的,彭掌门不必介怀…….什么人。”说着,假姜瑜忽然感到一阵气息,心中一惊,便是蹬足一跃,掌劲风摩,向霍林和朱颖的藏身之处袭去。
说来也巧,以他二人的体质相克假姜瑜,本不易被察觉,谁曾想到岩石上爬来一只拳头样大的黑蜘蛛。光是外观,便知这蜘蛛很毒。
二人躲在这里,一动不动,而这蜘蛛竟往朱颖身上爬去,纵使朱颖定力如神,终究是个女孩子,不禁感到恐惧,气息扰乱。但听假姜瑜一声叫喊,当下挥手运功拂去快要靠近自己的毒蜘蛛。
只见那假姜瑜强势来击,霍林当即起身,拉开朱颖,猛然出掌与其相对。
只听“碰”的一声,假姜瑜被震的退后跃,心头大惊,不知是何方高人竟能将自己一掌强势击退。待平稳落地后,假姜瑜接着昏黄的亮光,这才瞧清对方,一男一女,原来就是他最忌惮的两种体质的拥有者。
假姜瑜沉皱,道:“原来是你们两个。”
霍林这也不好受,方才那一掌相对,虽然强势,但究竟是仓促运力,也被对方的掌劲震得向后退了两步,被朱颖扶住,好在并没什么大碍。
霍林道:“你究竟是谁?为什么要假冒姜前辈?”
假姜瑜一听这话,忍不住愣想:“难道他们已经找到那间密室了?”不由地扫视了一眼四周墙壁,他并不知道那间密室就在这个所谓的房间里,忽而又想:“不好,怕是这小子已经得到了七杀决,今日若不将他除去,来日必成祸患。”说道:“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,那就别活着离开这里。”当下心意已决,冲破开,休,生,伤,杜,景七门为助,刚阳残霸之气,瞬时爆出,脚下的尘土砂石,如狂风席卷般一阵飞散而出,彭天弘不住向后退了两步。
朱颖惊道:“霍大哥小心,他已经冲破了七杀六重。”话音刚落,便见假姜瑜冷哼一声,再次强势击来。
霍林见其,自是明白,当日玄剑山庄,他便知晓,七杀六重的状态,这次一见对方又是如此,本能反应,一同冲破七门之力,不过,他的七杀六重,并非体能激发,而是借由体内被侵蚀的那股力量。待假姜瑜临近之时,如同内力一般猛然散出,脚下尘土,竟是碎裂四方。
假姜瑜心头猛跳,见如此深厚怪力,心道一句:“不好,这小子已经学会了。”但此时已经由不得他退缩,只得硬着头皮与霍林交招。
只听“碰碰碰”,掌劲风摩。
霍林在玄剑山庄密室里所学的招式,皆是极攻一方面。此刻他只想尽快拿下对方,所以攻势极其猛烈。不过,假姜瑜也不是吃素的,他见霍林攻势猛烈,倒也不急于硬碰,一直退守避让,待得时机,看出一招破绽,突手击向霍林的左肩。
朱颖瞧的心跳紧张,但见霍林再次冲上,很是着急,心想:“糟了,霍大哥虽然功力深厚,招式也多,但却华而不精,生疏不惯,怕是难以应付那个老狐狸。”又见他二人拆的六招,忽的一掌相对,双方气息强震,一股气流推开了二人,拉开距离。
霍林预而再上,却见假姜瑜似乎再无战意,扭头就跑。
朱颖大奇,心想:“对方明明已经占了上风,为何要逃?”心中却是松口气,可见霍林依然出击而追,正想出言阻止,岂料假姜瑜来到洞口,一掌推开毫无防备的彭天弘向霍林扑去。
霍林大惊,连忙收回掌劲,但却为时已晚,一掌正中彭天弘的胸口,将他击飞而出,撞到石壁上弹落掉地,看这情况,多半是活不成了。
“彭前辈…”霍林心中一呆。虽说,他已知彭天弘和那假姜瑜是一伙的,但他却无心与彭天弘为难。再则,彭天弘是他的前辈,也曾帮过轩辕门不少忙,此刻被他一掌打的半死不活,善良淳朴的霍林对这意外之事很是自责,但他并没有犹豫,停愣了一会,又气怒的向假姜瑜逃走的地方继续追去。
因为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假姜瑜引起,更重要的是,此人四处残害武林同道,不但打伤了他的义父,废了林逍的武功,年幼时还将自己的丹田击损,让霍林从小就过着一个非常痛苦的童年,于公于私,霍林都不可能轻易放过那假冒姜瑜之人。
朱颖见他又追了出去,心中大急:“霍大哥,别……”追到门口时,却听奄奄一息的彭天弘叫住了她。
而这时,假姜瑜,像是亡命之徒,一路奔跑,方才一战,虽是他占了上风,可随着他二人打斗的时间拖长,他却隐隐感到四肢有些酸胀麻痹,而且越来越严重,这倒不是他七杀六重带来的影响,他很清楚这应该是对方劲力中融合了某种特殊的性质而导致的。
说白了,就是体质属性和功法属性的融合。而这种融合,只有功法修为或是武技修为达到化境,才能领悟。
为此,假姜瑜感到很是困惑,先不说,霍林为什么能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,将七杀诀修炼到第六式,更关键的原因,他知道对方的体质明明是水系体质,为何劲力中却带有一种让人感到浑身胀麻的特性?
这似乎并不是水系特性的能力。
MARS RED
夹杂困惑与不解,假姜瑜当时便知,眼下虽看似上风,实则凶险万分,再这样打下去,难免不会被对方的劲力压制,尤其是最后一掌的相抗,让他浑身胀麻的感觉更是严重,当下便决心一个字“跑”。
一路冲去山洞,天色渐黑,霍林清水飘逸,一使“鬼魅迷踪”。
这种轻功,原是迷惑敌手之用,短暂性爆发,不适宜长跑,但在一定的距离内,速度奇快,堪称绝顶轻功。再则,假姜瑜受其最后一掌的影响,四肢胀麻,行动多有不便,他刚跑出了天道门的洞口,便被霍林追上。
“站住。”
接而霍林蹬足一跃,掌劲极其猛烈,直击假姜瑜的身后,岂料对方内力突然暴涨,周身劲力,完全盖过霍林的掌劲,回身便是一掌击向霍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