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和離後,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線上看-第二百二十三章師孃,我好疼!推薦

和離後,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
小說推薦和離後,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和离后,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
因为书生们议论的声音不小,一时将这叫嚷的妇人声音掩盖住了,并没人理会她。
那妇人见没人理她,急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哭求道:
“各位大人行行好吧,我们已经在旁边等了许久了,先让我们的马车过去好不好!”
她的这声喊用尽了力气,众人才听清了她的话。
可这些书生们却是面面相觑,并没有将路让开。
他们在太后面前都已经说过了,不得到结果,绝不会走。
并且再来长安街之前也已经约定好了,每一个人都不许离开自己的位置,若是谁离开了,那就是背信弃义!
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叛徒。
有一个书生板着脸对那妇人斥道:“叫稳婆徒步过去就是了,为何非要坐马车过去!”
另一个点头道:“就是,你不会是花六娘找来搅局之人吧!”
那妇人被骂得一头雾水,哭着道:“什么搅局之人?稳婆摔断了腿,没办法走路过去,必须要坐马车!求各位大人行行好吧!”
“稳婆摔断了腿,再找其他人就是了,我看你就是花六娘找来的!
拿不出证据证明舒月小姐的诗是抄袭的,就想出这个法子想让我们离开!
哼,我们之前就说过了,如果这件事没有说法,我们就算冻死饿死也不会离开半步!”
“对,生孩子而已,找哪个稳婆不行,非要在这条街上过,你们一定是花六娘找来的人!”
幼儿园一把手 小说
听着这些书生的话,那妇人急得一阵阵头晕,一颗心像是掉进了没底儿的枯井里一样迷茫又害怕。
怎么办,大夫说他们家姑娘孩子太大了,若是找不到好稳婆接生,很有可能会出事的。
可现在这些书生堵在街上,马车根本过不去,他们家姑娘该怎么办啊!
妇人这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冲进队伍里想拉扯开那些书生,可那些书生都是年轻小伙子,她怎能拉得动。
就在妇人感到一阵绝望之时,眼角余光看见一抹红影推开众人,从远处走来,像是带来了一束光。
那抹红影定在拦住妇人的两个书生面前,挥起手,狠狠甩了最后说话的那书生一个巴掌。
这一声脆响,惊呆了所有人。
花芊芊的眸光似一把匕首,死死钉在书生红肿的脸上,“这一巴掌,是我替你娘打的!
不过是女人生孩子?这话也是你一个读书人说出来的?
你回去问问你娘,生你的时候是不是从鬼门关里爬出来的!让开,让她们从这里过去!”
那个被打的书生是个富家子,从来没被父母责骂过,这还是他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被打。
还是被一个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了脸,他如何愿意妥协!
“我不会动的,有本事你就让马车从我的身上压过去!”书生梗着脖子道。
黎莫陌 小說
花芊芊气急了,她与花舒月的事情,她能够慢慢解决,可如今人命关天,这些书生居然这般迂腐倔强!
她捏着拳头,正要唤阿默将这些人拽开时,另一条街竟然匆匆赶来了一队羽衣卫。
那带头之人脸上带着狰狞的伤疤,面色冷然。
花景义走到花芊芊身边后关切地看了她两眼,见她无事,这才就对着身后的兄弟吩咐道:
“把这些书生给我拽开,清出一条路让马车过去!”
他身后的几个羽衣卫扶着腰间的长剑就冲进了人群中,书生们脸都吓白了,大叫道:
“你们,你们要做什么?你们当街行凶,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花舒月看着花景义竟然带着人来帮花芊芊,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薄而出。
岚阳夫人看着那些书生被羽衣卫们像拎鸡崽子一样拎到一旁,气得浑身发抖,快步走到太后面前道:
来不及上厕所
“太后娘娘,这花家二郎为帮他妹妹,竟敢私调羽衣卫,这是重罪!请太后娘娘严惩!”
坐在鼓楼下的太后身上围着厚厚的毛毯,倚在凳子上早就闭上了眼睛。
闪耀的光是你
岚阳夫人唤了好几声“太后”,她都没有睁眼,一旁的管事姑姑不悦地看了一眼岚阳夫人道:
“太后娘娘身子不好,好不容易打了瞌睡眯一会儿,夫人还是莫要扰了太后清梦了吧!”
岚阳夫人闻言脸色就是一僵。
这大冷天的,怎么可能睡着!
太后这就是在装聋作哑!故意偏袒花芊芊!
可就算她再生气,也不敢上前叫醒太后。
花景义带来的羽衣卫已经将拦路的书生暴打了一顿,被拦住的马车终于可以通行了。
解三千 小說
妇人见马车穿过了长安街,激动得泪如泉涌。
她跪在地上向花芊芊和花景义等人“咚咚咚”地磕了几个响头。
“县主娘娘和几位大爷的大恩大德,老妇人没齿难忘!”
花景义忙将老妇人扶了起来,柔声道:“小事而已,大娘快带稳婆回去吧!”
他身后的一个羽衣卫抱臂道:“不用谢,我们早就想修理修了这些个榆木脑袋了!”
花芊芊也朝着妇人点了点头。
妇人心中惦记着姑娘,再次道了谢后就匆匆朝着马车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那几个书生被花景义等人打得鼻青脸肿,倒在地上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。
就在这时,一个被打了的书生突然捂住腹部,龇牙咧嘴地道:“好痛,好痛!”
众人都朝着那书生的方向望来,发现那书生一张脸惨白如纸,头上是细细密密的冷汗,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,痛得脸都扭曲了。
岚阳夫人见状忙拨开众人冲了过来,她扶着那书生,怒视着花景义等人道:
“你们,你们怎么敢把人打成这样!”
几个羽衣卫见状脸上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,不由互相看了一眼。
他们手上都及有分寸,根本就没下重手,不明白那书生为何会突然变成那个样子。
这时,花芊芊蹙着眉头走了过来,伸手想去给那书生把脉。
岚阳夫人却是一把推开了花芊芊,嘶吼道:“把人打成这样还不够?你还要做什么!”
而那个书生此时痛得已经咬破了嘴唇,牙齿和唇瓣上都染上了血迹,看得人揪心不已。
“疼,师娘,我好疼!”
(ps:实锤在路上,莫急!呜呜呜,我太难了!)

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團寵奶包七歲半,王爺天天爬牆寵笔趣-第三百三十八章粘好燈籠閲讀

團寵奶包七歲半,王爺天天爬牆寵
小說推薦團寵奶包七歲半,王爺天天爬牆寵团宠奶包七岁半,王爷天天爬墙宠
“哦,看样子你对这个表哥还算满意呗?”云成岫发现二丫淡定地很,没有一点勉强的样子。
二丫想了想说道:“俺也不知道,反正姥姥、舅舅、妗妗对俺都挺好的,也不介意俺的饭量大,这就够了。”
云成岫刚想说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,转眼想到眼前的二丫才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,放到前世还没有小学毕业,正是无忧无虑玩耍的年纪,哪里懂得什么情情爱爱,在她心里也许大人们的宠爱更加重要些。
云成岫咽下了嘴里没说出的话,改口说道:“那就恭喜你喽。”
“唉,也没什么喜不喜的,胡乱凑一堆过日子罢了。”二丫忽然叹了口气说道。
听到这一句云成岫有些吃惊,难道二丫对她的表哥不满意吗?或者她表哥心有所属?
“这门亲事还有别的问题吗?”云成岫问道。
“也不是有问题,俺就是,就是,怎么说呢?”二丫苦恼地挠了挠头,“俺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长大了就非要嫁人呢?待在家里守着娘亲不好吗?”
true love
云成岫忍住笑意,轻拍了一下二丫说道:“你跟你娘说过你的想法吗?”
“说过啊。”
“她打你了没有?”
“呃,打了,在俺头上敲了个大包。”
说到这里二丫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心有余悸,至今她还记得娘亲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“你就老实听你娘的安排吧,她总归不会害你,做什么都是为你好。”
云成岫捋了捋二丫的衣襟说道:“以后那些傻话就莫要说了。”
其实云成岫的心里是赞同二丫的想法的,但是她只能在脑海里想想罢了,却不能说出来,因为那样会害了二丫,毕竟那种想法与这个社会的风俗格格不入。
“俺知道了,以后不再说了。”二丫望着云成岫粲然一笑。
“哎呀,岫儿,你怎么说的跟俺娘一样呢?她也说俺说的是傻话。”二丫挠了挠头,“你比俺娘操的心还多。”
“又瞎说了。”云成岫拍了一下二丫的肩膀,“不说这个了,咱们一块来做个灯笼吧。”
“好啊,好啊,岫儿是看见别人家挂的灯笼好看吗?俺也是羡慕得很,想弄一个玩,可俺娘舍不得花钱买。”
二丫拍手赞成,她知道云成岫心灵手巧,做出来的灯笼一定比别人家挂的那些好看。
三个小姑娘分工合作,云成岫画了一张灯笼的分步制作图,陈清妍去柴房里找根竹子劈成细条,二丫照着图纸把写对联剩下的红纸裁成合适的样子,云成岫则去厨房里熬了些糨糊。
陈氏和刘大娘见她们忙忙碌碌的不知在干些什么,就一个劲笑话她们大过年的也不歇着,往后这一整年也不会消停了,保准是受累的一年。
三人把准备好的材料集中到一起,云成岫和陈清妍负责把劈开的竹条打磨光滑后绑在一起,做成一个扁圆的球状,二丫就在一边刷糨糊、粘红纸,不一会儿一个红彤彤的大灯笼就做好了。
云成岫设计灯笼时,在最上面留了一个圆形的洞口,方便往里放置蜡烛。
看了看剩下的材料,竹条倒是还有不少,可是糊灯笼用的红纸不多,只够做一个了。
云成岫就跟二丫说道:“咱们再做一个,一家一个吧。”
二丫当然没有意见,点点头说道:“嗯,一会做好了,咱们把灯笼都挂到大门口去。”
“挂到大门口呀,可一家只有一个也不好看吧,不如就挂到院子里吧,点上蜡烛就成了红彤彤的,睡觉的时候把它熄灭,省的把旁边的纸给烧着了,引起火灾,那样就麻烦大了。”